全國統一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有望于今年年中正式啟動

1月5日,生態環境部印發《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標志著全國碳市場建設和發展進入了新階段。下一步,生態環境部將加快推進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建設,逐步擴大市場覆蓋行業范圍,豐富交易品種和交易方式, 有效發揮市場機制在控制溫室氣體排放、促進綠色低碳技術創新、引導氣候投融資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上海牽頭承擔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建設進展如何?上海自2013年起試點的碳交易情況如何?碳交易未來還應在哪些方面進一步完善?近日,證券時報記者專訪了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長賴曉明。他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全國統一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有望于今年年中正式啟動,上海作為交易系統建設方,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作為具體的承建方,三年多來在總結區域試點經驗基礎上,根據全國市場特點和需求,開展相關的交易機制研究和交易系統建設。
 
在賴曉明看來,我國碳排放權交易的市場化程度還欠缺,參與的機構投資者并不多,未來期待能進一步完善交易機制以及引進更多投資者,適當提升碳市場的流動性和活躍度。
 
全國碳市場交易平臺方案正在報批
 
證券時報: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具體承擔了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的建設,目前推進情況如何?
 
賴曉明:上海牽頭承建了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的建設和運維任務,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作為技術支持具體參與了交易系統的承建。未來全國碳市場的交易平臺將由獨立的交易機構來運營。按照國家統一部署,這一機構將由7個試點省市與江蘇、福建省共同聯建。目前機構設立方案還在報批中,尚未最終確定。
 
目前來看,全國碳市場有望于今年年中啟動,按照試點區域約5%的配額進入平臺交易,希望全國碳市場啟動后能盡快達到2億噸以上的交易規模,如果未來能在品種和機制上有所突破,那么流動性有望進一步提高,交易規模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證券時報記者:我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2030年前達到峰值,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對碳市場的搭建帶來的促進作用有多大?
 
賴曉明:有非常大的促進作用,這一目標提出來后,各方更加重視應對氣候變化工作,也更加重視用市場化機制促進減排以及碳市場的建設,對全國碳市場的啟動也具有直接推動作用,對應對氣候變化工作相關的技術推廣和資金機制的建立,也有積極的促進作用,去年10月,五部委已出臺了促進氣候投融資的指導意見。
 
證券時報記者:在您看來,我國碳市場交易的未來空間有多大?
 
賴曉明:按照國家的建設規劃,今年將電力行業納入,“十四五”期間,預計八大重點能耗行業都將納入到碳市場,屆時配額發放約可達到50億噸,將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交易市場。市場參與者方面,八大行業控排企業約8000至1萬家,再加上未來投資者的引入,對市場的流動性將帶來很大的助力。
 
目前參與上海地區碳交易的機構投資者主要是碳資產管理公司和投資性公司。國際上碳市場的參與者很多是金融機構,上海目前持牌金融機構非常有限,券商等金融機構規范化和自我管理水平較高,這些機構的參與,將助力碳市場的健康發展,希望未來有更多金融機構參與碳交易市場。
 
上海試點逾七年交易量1.55億噸
 
證券時報記者:作為全國碳市場交易平臺的具體承建方,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2008年成立,12年來業務開展情況如何?
 
賴曉明: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的發展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08年到2013年,主要是基礎研究和準備階段,探索一些環境交易機制,參與國際CDM市場以及國際自愿減排項目在國內進行碳抵消,開展碳市場方面的研究;第二個階段是2013年11月起,當時,上海碳交易試點正式啟動,一直到目前,區域碳交易試點還是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的中心工作之一,按照主管部門的要求,為上海控排企業提供碳配額的交易平臺,并組織開展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交易;第三個階段與第二個階段有部分重合,2017年,國家宣布全國碳市場交易平臺建設啟動,上海作為交易系統的牽頭建設方,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作為具體的承建方,三年多的時間內,一直在從事相關的準備工作,總結區域交易試點經驗,根據全國市場的需求和特點,在國家主管部門的領導下,開展相關交易機制的研究和交易系統的建設,同時為各省市啟動碳交易的能力建設做一些培訓輔導等。
 
證券時報記者:上海碳交易試點的規模目前有多大?
 
賴曉明:上海從2013年底試點碳交易,到目前為止,累計交易量1.55億噸,其中上海配額交易4500多萬噸;CCER(中國核證自愿減排量)交易約在1.10億噸,總交易規模在全國位居前列,尤其CCER的交易量份額占比約40%以上。
 
證券時報記者:在碳交易方面,上海環境交易所有哪些探索?目前進展與成效如何?
 
賴曉明:在現貨交易方面,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推出了“借碳機制”,借鑒參照證券市場上的“融券機制”,控排企業與投資機構間可以按照一定的條件借碳配額,再按照一定的條件歸還,是國內最早在碳市場上探索“借碳機制”的平臺之一,對提高市場的流動性具有明顯作用。
 
同時,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還積極開展碳金融等衍生品的探索,比如碳配額和CCER的質押貸款、回購、基金、信托等產品。2017年初,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與上海清算所合作推出國內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標準化的碳衍生品——上海碳配額遠期交易,由上海清算所提供中央對手清算,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組織交易,這是國內第一個標準化的碳衍生品,也是第一個人民銀行批準的且由金融交易平臺與專業交易平臺合作探索的碳衍生品,當時國內外都有比較大的反響。
 
此外,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還與上海證券交易所簽署了合作備忘錄,雙方擬發揮各自優勢,在開發綠色股票指數等方面進行合作。
 
上海創新試點為全國市場提供了借鑒
 
證券時報記者:上海在碳交易方面的探索,對全國碳市場的啟動提供了哪些借鑒?
 
賴曉明:比如,上海探索的碳遠期交易,為全國碳市場發展碳衍生品提供比較好的借鑒。當然,碳遠期交易目前還不是很活躍,主要與現貨市場規模有限以及碳市場交易主體特點有關,碳配額現貨的主要持倉都在控排企業手中,控排企業參與市場主要是為了履約,對從事交易謀利的驅動力不是很強,流動性的提供者主要來自機構投資者,但投資者手上沒配額,需要向控排企業購買,持倉較少。
 
證券時報記者: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成立,旨在以市場化手段推動節能減排目標的實現,目前該方面的成效如何?
 
賴曉明:上海碳交易從啟動到運行,7年的時間,對控排企業的減排還是明顯的推動。相比2013年,上海300多家的控排企業,整體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7%左右,電力、石化和鋼鐵等碳排放大戶,排放量下降幅度分別為8.7%、12.6%和14%。
 
不僅對行業的減排起到了促進作用,更重要的是,上海碳交易試點,對控排企業排放管理意識起到了很大的促進,控排企業排放管理的邏輯從單純的控制邏輯轉換為成本和效益相關的邏輯,從設備和能源部門轉向更綜合性的部門,統籌考慮管理水平提升。
 
碳交易市場不是一個獨立的體系,是與能源政策和環境政策相互支撐的。碳交易啟動后,也會促進能源實現更好的轉型,一些清潔能源的項目,會提前或加速推進。
 
證券時報記者:上海“十四五”期間將著力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未來,上海將如何提高在碳交易方面的定價權?
 
賴曉明:全國碳市場啟動后,中國碳配額發放量全球第一,有可能成為全球最大的現貨交易市場,這對國際市場的影響非常大,國際上也對我國碳市場的啟動和價格走勢非常關注。盡管國際和國內兩個市場還是分割的,但中國這么一個大的市場,形成的價格對全球肯定是有影響的。
 
未來應形成多層次的“碳交易市場”
 
證券時報記者:就上海碳交易試點而言,您認為目前還存在哪些問題?
 
賴曉明:目前的區域試點中,碳交易的市場化還欠缺,參與的機構不是很多,控排企業作為履約責任參與交易,主動進行碳管理的意識相對薄弱,交易行為也是以剛需的履約為主,加上配額越來越收緊,控排企業也是惜售的,因此市場的流動性有限。同時,碳交易的價格在控排企業生產經營行為中起到的作用還是有限,很難影響控排企業的決策。
 
證券時報記者:全國碳市場啟動后,您認為,未來應從哪些方面進一步推動碳交易的完善?
 
賴曉明:碳市場根本目的還是服務于節能減排,服務于實體經濟,不同于一般的金融市場,碳市場的運行受政策影響非常大,最直接的是配額分配,分配的松緊和時機都會影響市場的供求關系。
 
未來碳市場要健康發展,一是要政策持續性、穩定性,政策目標要比較明確和清晰,比如“3060”就屬于比較明確和清晰的目標。
 
二是市場的健康發展,健全信息披露也是一個先決條件。如何建立既符合市場發展需要同時又能兼顧監管要求的信息披露機制很關鍵。
 
三是碳市場的交易機制未來還應進一步完善。碳市場主要是服務實體經濟,服務節能減排,同時,市場化機制要發揮作用也需要一定的流動性和規模,未來在防止碳交易過度金融化以及符合政策和金融安全前提下,應進一步提升碳交易的金融產品化,對現貨、衍生品和期貨等進行頂層設計,致力于形成一個多層次的碳市場。
 
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交易機制等,主管部門也在研究,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也參與了相關課題和政策的研究,未來如何推進、實施和落地,還需要一個過程。比如,《碳排放交易管理辦法(試行)》中提到了個人投資者,但預計啟動初期還是以控排企業和機構投資者為主。
責任編輯:小編
首頁 | 資訊 | 交易所 | 區塊鏈 | 收藏品 | 股票 | 衍生品 | 碳排放 | 點評 | 圖片
pc蛋蛋预测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