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萬元!杭州天價律師費幕后:“撈人”還是騙錢?

2019年12月13日,東陽公安到合肥辦案。沈攀峰陪同,稱當晚要請客吃飯,并通知胡慧準備10條高檔香煙、兩瓶茅臺酒以供晚上請客吃飯用,家屬購買煙酒放其車上便離去。12月19日,楊某再次向沈攀峰打款50萬元。
 
胡慧說:“2019年12月30日晚,沈攀峰打電話給我說,他請了東陽市公安局局長陳德良吃飯,我姐沒事,問題不大的。陳局長同意釋放胡菲,說最晚15天內可以取保候審。我們找朋友借錢,房子抵押等籌備款項140萬元,打給了沈攀峰。”
 
沈攀峰后來對此解釋:“這是酒喝多了之后說的。我已經不記得了。”
 
記者向東陽市公安局政治處詢問,陳德良是否接受了沈攀峰的請托及好處,政治處一名馬姓主任回應稱,經向陳德良本人核實,他不認識沈攀峰,沒有去過合肥辦案,也未接受沈攀峰的請托,存在沈攀峰欺騙委托人的可能。
 
胡菲父親與沈攀峰的通話錄音顯示,前者質疑后者收取240萬元的合理性,后者稱:“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240萬元)不是一個律師,是這么多律師(參與)。”
 
錄音顯示,沈攀峰還對胡慧說:“跟公安交流是要有通道的,你要能說得上話的。香港的律師是按小時收費的,1個小時2000塊錢。”
 
按照杭州勝可隆律師事務所的收費價目表,在案件偵查階段,主任律師收費5萬元,服務內容包括會見嫌疑人6次,接待家屬8次,與偵查人員溝通3次,提交辯護意見、取保候審申請等;審查起訴階段收費6萬元,服務內容包括與公訴人溝通3次,與家屬溝通6次等。
 
浙江省律師綜合管理平臺以及天眼查信息顯示,浙江勝可隆律師事務所的客戶主要為杭州市、東陽市的企業。律所僅有9名律師,其中負責人為沈攀峰,他的執業年限為12年。
 
12月7日,記者致電沈攀峰采訪被掛斷,隨后發送短信未獲回應。
 
浙江省司法廳官網顯示,浙江省物價局、司法廳規定,浙江省律師服務收費實行政府指導價和市場調節價。律師代理刑事案件,在偵查階段的政府指導價為1500元~8000元/件,在審查起訴階段的指導價為1500元~10000元/件。
 
文件規定,收費不能超過指導價標準的5倍,且5倍的上限僅限于代理重大、疑難、復雜案件。
 
而沈攀峰收取的費用,已超過指導價標準的100倍。
 
向律協投訴
 
胡慧認為,沈攀峰收費與服務不對等,且虛構事實、隱瞞真相,涉嫌構成詐騙罪。
 
2020年11月3日,胡慧向杭州市律協投訴沈攀峰。杭州市律協向胡慧表示,對于沈攀峰是否違規,律協會請資深律師調查,并送道德紀律委員會審理討論。對于違規律師的處分包括訓誡、警告、公開譴責、停止會員權利等。
 
11月30日,律協出具《受理、立案通知書》,稱“本會對你的投訴材料初審后認為,你的投訴符合本會的受理范圍與立案條件,依據《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杭州市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本會決定對該投訴予以受理、立案。”
 
圖片
《受理、立案通知書》。郝嘉奇/攝影
 
 
胡慧說,她也投訴到杭州市司法局,司法局做了調查后,告知她沈攀峰的行為不違法,只是違規。
 
12月8日,記者采訪了杭州市司法局律師與仲裁工作處胡姓處長,他表示,如果投訴人對律協的答復不滿意,懷疑律協包庇律師,可以申請司法局復查。
 
之后,胡處長向胡慧反饋稱,根據司法部的規定,針對律師的投訴,需先由律協調查,如果律協認為需對其行政處罰,會移送到司法局。目前杭州市律協還在調查。
 
 
倪受彬認為,雖然相關合同沒有寫明費用,但已有轉款的事實,構成了律師提供法律服務的行為。否則家屬不會無緣無故地打錢給律師。
 
他建議,家屬可以附上轉賬記錄、通話錄音等證據,報案或申請公證。
 
胡慧向記者表示,自己將向公安機關報案,并起訴沈攀峰。
 
為一起股權糾紛,被拘留、逮捕、起訴。王家花費巨資聘請律師孟凡亮,為王慶軍“打點”關系,辦理取保候審。
 
200萬元——“找關系公安才能順利放人”的“救命錢”,孟凡亮將其中300萬元給了另一名律師朱遠超,200萬元歸其個人支配……
 
公訴人向法庭提交的一段錄音中,孟凡亮讓王永剛抓緊準備500萬元,其中200萬元給自己這條線,300萬元給朱遠超那條線。“現在兩股勁兒都使在一塊了,一定要趕緊把錢準備好。”
 
孟凡亮的辯護律師稱,孟凡亮與王永剛建立了合法的委托代理關系,其收取律師費用、履行代理義務的行為,不能認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公訴機關的證據不足以認定孟凡亮詐騙。
 
2019年12月,臨淄區法院宣判,認定孟凡亮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詐騙他人財物1200萬元,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0萬元,退賠贓款。
 
宣判后,孟凡亮提出上訴。2020年8月,淄博市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廣東擬禁止律師“撈人”
 
根據《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三十四條,律師不得違反規定,會見法官、檢察官、仲裁員以及其他有關工作人員;向案件承辦人員行賄、許諾提供利益或者指使、誘導委托人行賄。
 
第三十七條規定:律師承辦業務,應當按照規定由律師事務所向委托人統一收取律師費和有關辦案費用,不得私自收費,不得接受委托人的財物或者其他利益。
 
在實踐中,一些律師宣稱“關系廣”“包贏”,甚至可以“撈人”,擾亂視聽,妨礙司法的公信力。
 
記者注意到,已有省份擬禁止律師承諾可以“撈人”、實施或誘導委托人從事妨礙司法活動等違法行為。
 
2020年10月16日,廣東省司法廳公示了《廣東省司法廳關于加強律師事務所管理落實事務所管理責任的若干意見(征求意見稿)》,指出律師事務所應當公示律師服務收費管理辦法和收費標準等信息,接受社會監督。
 
同時,上述意見明確,律師不得用明示或者暗示方式,對辦理結果向委托人作出不當承諾;不得向委托人承諾可以“撈人”、實施或通過明示、暗示的方式,指使或誘導委托人從事妨礙司法活動等違法行為。
責任編輯:小編
首頁 | 資訊 | 交易所 | 區塊鏈 | 收藏品 | 股票 | 衍生品 | 碳排放 | 點評 | 圖片
pc蛋蛋预测源码